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岳的博客

一切皆有可能···

 
 
 

日志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2015-08-25 19:47:20|  分类: 书画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大写意篆刻的精神渊源

篆刻艺术中的大写意风格,或曰大写意篆刻,应该说在篆刻艺术的原型阶段也即古代玺印的肇始初期就已经出现,而在古代玺印发展的各个阶段都有不同程度的表现,及至元明和以后,文人介入篆刻艺术实践,流派篆刻产生,写意性的作品贯穿间杂期间,也经历了一个逐渐发展演变,由小到大渐成气候的过程。我们在明清流派篆刻的个别印家和作品中,也可共时性地寻觅到具有写意色彩的作品,不过,真正意义上的大写意篆刻,是在吴昌硕和齐白石等篆刻大师出现后,从实践和理论层面为大写意风格的篆刻开辟出一片新天地,实现了从古代篆刻到现代篆刻的转型。我们认为,从晚清到现在,篆刻史上顶尖的大师基本都属于大写意一路,都是在这条路子上走出来的。因而,探索大写意篆刻形成繁荣的思想精神渊源和形式语言建构,是一个很有价值和意义的话题。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任何一种具有民族特色、民族气派的艺术形式,无不与民族精神息息相关,民族文化的特质,民族思维方式、宇宙观和哲学思想势必因“集体无意识”而潜在地浸润于这种艺术形式之中。中国传统的文化艺术中,具有极为丰厚的写意传统。《老子》哲学中“玄之又玄”的“道”,《庄子》的逍遥精神,屈原《楚辞》的神秘瑰丽色彩,太史公《史记》直沁肺腑的生命叙事,商周青铜器的造型,汉代的画像石、画像砖、石雕,乃至李白、杜甫的诗歌,苏轼、辛弃疾的词,张旭、怀素、黄庭坚、杨维桢、张瑞图的草书,都表现为一种超拔豪迈的大写意文本图式,流露着吞吐万象超越鸿蒙的写意精神。在中国水墨画中,最有摄人心魄之震撼力的作品,应该说都是大写意作品,从张璪、王洽到米芾、石恪、梁楷,从徐青藤、八大、赵之谦、齐白石、潘天寿的大写意花卉到髡残、石涛、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的写意山水,都以富有强烈抒情性的写意笔墨构建了艺术史上光辉灿烂的篇章。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处于相同文化生态和背景中的艺术,总是相互影响、相互交融的,篆刻艺术虽然在诗书画印中形成较晚,不过从秉承传统写意精神的角度来看和绘画、诗歌等门类也是相通的。从艺术理论的维度来看,艺术的价值判断标准也许是通用的,可以打破国家、种族的界限,不过在实际判断中民族的特殊审美心理往往起到一个强大的作用,也就是说,那些通用的准则就不一定适用了,就不能用来指导特定的艺术实践了,适用特定的艺术门类和品种了,因此民族艺术思潮、艺术风尚的特殊属性往往体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制约力量,所以艺术判断有一句名言: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篆刻这种民族文化色彩极为浓郁的艺术品种,天然受到中华民族意识形态的制约,蕴含着强烈的写意因素。中国艺术美学所标举的价值判断标准,历来推重阳刚之美、风骨之美。绘画上讲究“骨法用笔”,文论中推重风骨,而写意性则是阳刚之气、风骨之美的重要表征。在文学上,有“唐宋散文八家”之说,八家之中,有“韩潮苏海”之评价,境界应该高于他者;周邦彦、李易安的词作清丽温婉,和苏辛的豪放健举相比,终逊一筹;宋人的行草书作品,秀雅多姿,文气很浓,和颜真卿、张旭相比,显然是等而下之了。说到篆刻,赵孟?挖掘创造出的元朱文形式,经过汪关、林皋进一步提炼整合,以精工妍美、匀称光洁为审美标准,成为定式,尽管美轮美奂,但不论从精神品格,艺术信息含量还是抒发情怀的角度看,都无法和吴昌硕、齐白石的大写意作品颉颃,甚至也无法比肩丁敬、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等写意性质尚不十分强烈的印作。原因在于工细的路子自身格局就属于小气一路,更近乎工艺制作。艺术作品的审美价值与艺术品种和形式的关系也是很密切的,书法中有真草隶篆个体,艺术境界的最高的当属草书,特别是大草,书家有草圣而无楷圣、隶圣,原因就在这里。当然,艺术品评的标准也与人的个性心理特征有关,意义的确认有其主观差异性,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姑不赘言。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几千年的历史说明,大写意是传统美学范畴的最高境界,是国人审美心性的高层次流露。因此,我们认为,大写意篆刻不但有着极为深远的精神渊源,也是篆刻艺术得以进一步发展的重要方向,历史和现实都说明,未来的篆刻艺术大师必然也以大写意风格来成就。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殷商三玺

大写意篆刻的形式原型和语言特性

其实,在篆刻艺术的原型时期,也即从春秋战国到元代,玺印是以实用为主,不过从制作方式、形制乃至入印文字,整体的风格特征,无不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也即受特定时代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因而表现出千姿百态的不同审美类型。不论古玺、汉印、隋唐宋印、元押印,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写意倾向,为篆刻艺术中的大写意风格提供了创作的原型参照。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日庚都萃车马

如果说,大写意印式是相对工稳严整的印式而言,那么在篆刻的形式语言上势必有打破和超越常规的种种表现。如此说来,殷商三玺(图1)可说是大写意印的最早雏形,虽然视觉上的效果不完全是人工所为,不过从切合写意印的种种特征来看,得到的审美意趣就和写意印已很接近了。在此后的战国、秦汉玺印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和工整一路并驾齐驱的写意样式。譬如,赫赫有名的烙马印“日庚都萃车马”(图2),在结字上呈现为内紧外松形式,疏密交错互见,而整体章法上的安排大开大阖,极似绘画的构图方式,其线条在不衫不履中显现出浑朴自然的韵律,虚实相生,轻重得宜,从而以浓郁的画意赋予强烈的写意色彩。齐系古玺中有一方陶质的“陈 立事岁安邑亳釜”(图3),用刀在泥坯上刻字然后烧制而成,专用于在陶器上钤盖印记。此刻堪称写意古玺中的大手笔,一股烂漫拙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入印文字一任自然,活泼潇洒,充满生气。因为陶泥比较容易受刀,所以刻制时使刀如笔,奔放自如,轻重、缓急、薄厚、深浅的节奏隐约可感,形成了或瘦劲轻灵或粗浑凝重的线条变化。泥屑崩裂使得印面斑驳狼藉,朦胧氤氲,与右侧的大片残破浑然一体。古陶玺的制作由于材质特殊,较之其他古玺更加雄肆豪迈、放浪不拘,因此于乱头粗服、天趣盎然中显现出神秘奇诡、苍茫率真的美感。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陈 立事岁安邑亳釜

“折冲将军章”(图4),是一方汉将军印,断代为三国时期,折冲将军为三国时将军名号,魏、吴均有设置。史载“军中印文多凿,盖急于行令,不可缓者也”,说明在军务紧急情况下,需要及时传令使行阵不乱,只得以刀代笔匆匆凿就以敷用。这方印便属于此类,印面字势多向右倾斜,颇有一往无前排山倒海之势,似乎传达出战场上金戈铁马、风云际会的激越气氛。结字也有独到的趣味:前四字一任自然,按字形繁简不假思索地顺势排开,到最后留给“章”的空间实在太小,只好削足适履,偏安一隅,这样,不仅不显局促,反而获得了虚实相生、点缀呼应的意外效果。冲凿出来的线条韧性十足而收笔圆转、方折、尖削各具情态,尤以“冲”两侧双人旁的“将”的欹侧之变最为灵动。此种笔势排奡纵横,刀法凌厉恣肆,配篆布势奇趣横生的篆刻形式,构成了又一类写意范式。这一路印在广义汉印的八百年历史中留下了大量佳作,对后世尤其当代印人的影响也最大。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折冲将军章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右丞相印(封泥)

封泥(图5)是古玺印实用的副产品,后人墨拓出来之后其斑驳残损形成的虚实意趣开辟了又一个新的写意天地,启发了后世印人对大写意印式的丰富想象,丰富了大写意印式的美学法则,如吴昌硕(图6)、邓散木(图7)以及当代诸家,即于封泥印式中各取所需,开创各自的写意印风。“金山县印(图8)”是唐代官印,结字有一种自然书写,随势率意的味道,章法字法都与写意印中自然分布,任体而书的方式相吻合,表现出自然流美,含蓄蕴藉的韵味,多有自然写意的气度。元代花押(图9)以楷书入印,花押印本是元统治者不通汉文而采用的钤盖姓氏的标记,楷书入印并加以画押符号,取其简明易识。而作为一种印章形式,则在于其行楷字法与印面布白之合理生发,形成了与写意印法相关联的大胆布白。因而使得印面空灵,气韵生动,表现为疏密相间、虚实相生、张弛有序的审美形式,别具明快、简约的美学意蕴,带来一种别样的写意理法。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薮石亭 吴昌硕刻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宝康瓠 邓散木刻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金山县印

由此可见,古代玺印丰富的艺术遗存,为大写意印风的开拓提供了丰富的语言储备和形式借鉴。

流派印中的大写意风格

在文人篆刻的发轫初期,由于种种因素的限制,人们对篆刻艺术的风格意识尚不是十分强烈,在流派篆刻家中,自觉对于写意印风的追求还没有一定的倾向和思潮,也就是说,晚清之前的几百年间,大写意印风还只是处于萌芽阶段。通过对早期文人篆刻的考察,也只能在少数印家和作品中发现一些写意风格的迹象。

晚明篆刻家何震,刻过一方“笑谈间气吐霓虹(图10)”,构图宽博而奇崛,结字简古健举,展蹙揖让熨帖得体,疏密变化节奏鲜明,线条明朗而劲直,多以猛利畅快的长冲刀刻就,折笔处有孤傲峭拔的味道,印面笼罩着浓郁的金石气息。在当时代表了一种新的艺术形象,有较强的写意倾向,以至“天下群起而效之”。说明晚明时期艺术领域追求个性解放的思潮已浑然不觉地渗透到刚刚兴起的篆刻艺术。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笑谈间气吐霓虹 何震刻

“家在齐鲁之间(图11)”,是清中期高凤翰(1683—1749)所刻,高氏五十五岁时病废右臂,遂易以左手刻印,所作别具神韵。此方大印,以豪放粗犷为基调,是高氏印章的主导风格。全印有抑塞磊落、长枪大戟之气概,配篆布势,轻重转换节律鲜明,魄力恢宏,气势开张,骨力洞达,其写意性质赫然可见。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家在齐鲁之间 高凤翰刻

晚清的天才篆刻家赵之谦,有一件偶一为之的“丁文蔚(图12)”,此印在赵之谦的印谱中,也是绝无仅有的佳制,可能也是偶尔戏作。此印以单刀刻来,用刀泼辣,留红大胆,纯是参考了三国时的《天发神谶碑》。表现出一种坚挺方折的力感美。后来齐白石受到此印极大启发,又参以汉将军印的笔意开创了自己单刀直入的新面目。因此说,文人参与篆刻活动大大推进了写意印风的发展进程。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丁文蔚 赵之谦刻

写意篆刻后来的繁盛和发展,固然与文人篆刻家对篆刻艺术认识的不断深化有关,也受时代艺术思潮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其中重要的一点也是不可忽视的,就是叶蜡石材的广泛使用。就像印刷技术的革新,促进了文学文本传播方式的快捷和方便,对文学发展起到客观上的推动作用一样,或如生宣纸的使用对于大写意水墨画的作用一样。史载,最早使用叶蜡石刻印是元代王冕(1287—1359,字元章,号煮石山农,会稽外史等,浙江诸暨人。画工墨梅竹石,亦善刻印)。明代刘绩在《霏雪录》这样叙述:“初无人以花药石制印者,自山农始也。山农用汉制刻图书,印甚古。江右熊巾笥所蓄颇夥,然文皆陋俗,见山农印大叹服,且曰:天马一出,万马皆喑,于是尽弃所有。”如此说不谬则至少说明王冕是元代少数能能自篆自刻的文人篆刻家之一,并且首创利用花乳石(一说是产于萧山的一种印石,并非青田)刻印,还有一种说法是文彭开始使用灯光冻石头刻印。不论是王冕还是文彭都已不重要。不过,用石材刻印是篆刻艺术史上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带来的直接效果就是促使文人亲自操刀治石,一改以往文人篆写印文,交付工匠刻制的做法。也带来了流派印章的日益繁荣,如百川汇流,形成了篆刻艺术的浩浩江河。石材硬度适中,非常适合手工刻制,能真正实现“使刀如笔”,可以随心所欲地表现出各种质感的线条,使其具备更强烈的抒情效果,加之因为石材的脆性而产生的自然崩裂,线条的金石趣味更加浓郁。因此,大写意篆刻的写意性诉诸石质印材而得以痛快淋漓的发挥与张扬,同时,石材刻印也带来了人们对刀法表现力和刀法审美价值的深刻认识和体会,印论中的刀法理论因此而推向深化。对刀法的深入挖掘和运用极大丰富了线条的质量,在增强视觉冲击力的同时,拓宽了篆刻的审美范畴。试想,邓石如的刀法传笔法,吴让之轻行披削的特色用刀,无论如何在硬质印材上也是无法实现的。因此,研究大写意篆刻,势必要考察石质印材在其中的作用。

大写意篆刻的集大成者当推吴昌硕和齐白石。吴昌硕生活的晚清,正是金石学极为繁盛的时期,随着古器物的大量出图,文人大都染上了金石癖,吴昌硕作为诗书画印兼善的一代大师自然受这种倾向影响而在篆刻方面有所探索,因而以明确的主观意识,熔铸金石气息而形成了个性极为鲜明的大写意印风。其初从浙、皖两派入手,后又汲取石鼓、封泥、钟鼎等营养,吸纳百家之长,参以己意,别开生面。主要特色是取石鼓文书法的意趣糅合大写意绘画的章法构图,求得浑厚华滋,雄浑苍老、郁勃蕴藉的艺术效果。因为吴昌硕深湛的书法功底,其印作充满书写性笔势和笔墨情趣,属于一种来自书理的写意范式。在刻印手法上独创钝刀入印,取得古拙苍劲,气势浑厚的视觉效应。吴昌硕在一首《刻印偶成》诗写道:“不知何者为正变,自我作古空群雄。若者切玉若者铜,任尔异说谈齐东。兴来湖海不可遏,冥搜万象有鸿蒙。信刀所至意无必,恢恢游刃殊从容”。今人但侈摩古昔,古昔以上谁所宗?诗文书画有真意,贵能深造求其通。不为古人所囿、戛然独造的创新意识洋溢其中,这可说是吴昌硕篆刻艺术的一份独白和宣言,其艺术实践也印证了诗句不是虚言。所以吴派印风堪称是对秦汉以来写意印式的经验总结,也是集大成的创造,开启了后来大写意印风的种种思路。

齐白石能远承秦汉而独树一帜,将大写意印风发挥至极致。以单刀为主纵横取势,结字构形和章法布局大开大阖,强化疏密对比,因而形成虚实互见、虚实相生的画意,使得方寸篆刻的视觉冲击力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齐白石认为:“秦汉人有过人之处,全在不蠢,胆敢独造”,“做摹蚀削可愁人,与世相违我辈能。快剑斩蛇成死物,昆刀截玉露泥痕。”而其印学的过人之处也在于独造,主张痛快淋漓,反对雕琢造作。以汉代篆书《三公山碑》《天发神谶碑》中的结字风格入印,以类似将军印急就章中单刀直入的锐利之气纵横排奡,于大写意绘画疏密章法中分朱布白,营造趣韵,形成浓郁的画意。从而为写意印风打开一条崭新通道,齐白石是传统篆刻转向现代篆刻的开山者。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曾经灞桥风雪 齐白石刻

大写意篆刻的当代发展

所谓当代,我们主要指的是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现在的一段时间,因为在这个时期,篆刻艺术随着国家复兴、社会转型、艺术生态好转而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大繁荣。大写意印风也因此风生水起,独领风骚。

当代大写意篆刻有几个鲜明的特点,一是受近世大家如吴、齐等人影响,部分有抱负和追求的印人具有极强的创造意识,所以能多元探索,时见奇思妙构;二是可资借鉴和取法的资源愈加丰富,为印人多方面的探索提供了很多便捷,譬如古代旌铭文字、砖瓦陶文、镜铭文字乃至明器印章,都有人融入大写意篆刻进行探索开掘;三是刀法独立的审美价值得以进一步确立,强化刀感,张扬刀性,突出刀法的主体作用成为印人的普遍追求;四是艺术氛围和艺术生态处于空前健康状态,现代信息技术为篆刻作者的交流沟通提供了古人所没有的方便条件。还有的篆刻家探索用陶瓷等异质材料治印,比如先以陶土做成印坯,比之石材更为松软,可以纵情走刀,刻制后再上釉彩或直接烧制成型,由此形成别样的视觉效应和审美趣味,写意范式更趋于丰富多样。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一生襟抱与山开 王镛刻

当代大写意篆刻的作者群体中,王镛和石开是两个较有代表性的人物。王镛善于将多种文字系列简化整合而纳入印面,以绘画似的构图安排章法,辅之以凌厉丰富的用刀,从而展现出古奥幽眇,大气浑沦而又见精微细腻的艺术境界,王镛给我们最重要的启示是,齐白石一路大写意印风还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石开早期篆刻参合多方,后期以个性化的篆书入印,稚拙活泼,古茂而松活,线条奇崛,生动多姿,篆刻和篆书风格互为表里、相互生发、相互促进,再加上细腻琐碎的用刀,形成了空灵飘逸、冷艳简淡、幽微潇洒的艺术特色。

大写意篆刻精神渊源与形式建构

爱书多寿 石开刻

当代大写意篆刻致力于以意象来表情达意。打破传统篆刻字法、篆法的规矩,在传统印章的基础上,注入现代艺术的审美因素和形式。

参合多元的文字资源,以“古拙、简率、大气”为风格旨归。印面文字布白强化大疏大密、大开大阖,以绘画的布白来观照印面,着重于整体的感觉、气象和精神。用刀注重快和爽,见刀、见笔、见神,使线条有圆厚、朴茂、劲挺感。强化线条的对比关系,粗细、轻重、虚实等。


 ——源自:金石书画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