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岳的博客

一切皆有可能···

 
 
 

日志

 
 

想起了穆铁柱  

2016-10-06 16:56:12|  分类: 人文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了穆铁柱 

文:郝洪山

 

又想起了我们的穆铁柱

下图,当年穆铁柱和老朋友朱玉吉在乌鲁木齐机场。

又想起了我们的穆铁柱

不知怎的,自从中国男篮兵败里约之后,我总是会想起我们当年中国男篮在赛场上的那些无限风光。而这其中,我想到的最多的还是作为我的老乡与老兄的亚洲第一中锋穆铁柱。

其实,早在2008年铁柱刚刚在北京去世的时候,远在新疆的我就连夜赶写出一篇“永远的穆铁柱”的纪念文章发表在了新疆日报上。后来,文章又被国内多家媒体和网站转载。而且,没想到在事隔七年后的2015年,当我又在《今日头条》上重发了这篇文章的时候,它的阅读量居然仍达到了29万人次,推荐量更是高达203万次之多。由此可见,曾经身为中国篮球“第一高人”的穆铁柱(不仅仅是指身高),当年的水平之高、名气之大和影响之深远,在我们中国的体育界可能是非一般人所能及的。

按说,我和铁柱基本可以算作是同时期的部队体工队的专业队员。只不过,我那时还是新疆军区男篮二队的一个“小队员”,而他那时却已经是济南军区男篮一队的“大主力”了。不过,据我所知,铁柱接触篮球的时间也并不比我早多少。在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时候,穆铁柱还和父母一块儿在新疆的姐姐家里劳动,那时的他还和篮球没有任何的关系。直到了那年铁柱回到山东老家过年的时候,才被恩人张凤奎发现后力荐他去打了篮球。最终在几经辗转后,铁柱落脚在了济南军区。然而,凭着自己超人的身高和天赋,虽然起步晚、但是起点高的穆铁柱,不仅一进队就到了一队、一打球就打上了主力,而且,再一打就又打进了八一队和国家队。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中国男篮也开始进入了一个黄金的时期和穆铁柱的时代。

早在我见到穆铁柱之前,就已经听到过关于铁柱刚刚出道时的“江湖传说”和逸闻趣事。

比如,铁柱第一次到北京住在体育场里的招待所。一天,他和室友躺在床上聊天,室友告诉铁柱,在北京队有一个姓杨的老队员的个子要比他还高,铁柱很是不信。就在此时,只见一个人头从他们那个几乎靠近房顶的小窗户上经过,铁柱大吃一惊,忙跑出去一看,果然发现是一个比自己还高的人刚从这里走过。直到这时候,当时自以为全国个子最高的穆铁柱才确信了“天外有天”。

再比如,当年体工队下部队也好、去基层也罢,都是要自带行李与背包的。每次到了目的地后,队员们都会在满载行李的卡车旁排队等待着拿回自己的行李。然而,铁柱每到此时总是不慌不忙地走到车厢一旁,一伸手便把自己的行李从车厢里提将了出来,然后又自顾自地扬长而去。

......。

或许是因为我当时身在新疆军区体工队、又是山东老乡的关系, 后来我和铁柱也成为了朋友。更准确一点儿说,我后来实际上是成为了铁柱的“粉丝”和“跟班”。那个时期,只要是我们和济南军区分在一个赛区比赛的时候,但凡有空,我一定是会跑到铁柱的房间里去“聆听他的教诲的”。

记得大概是1978年的三、四月份的时候,我们全军篮球队在南京军区举办全军集训比赛。在南京一下车,我便打听到了铁柱也已经随八一男篮到达了南京,并且是和我们新疆军区男篮住在一栋楼里。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也的确是让我有点儿喜出望外的。当我们从车站到了军区招待所楼下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我们就要入住的二楼一个窗户外面的晾衣架上,挂着几件几乎和床单一般大小的裤头和背心,当时我就猜到了这里一定就是穆铁柱的房间了。匆忙放下行李后,我便马不停蹄地跑到铁柱处“报到”去了。

那一段日子里,我一没事就会到铁柱房间里听他“侃大山”。好像那个时候,铁柱他们国家队刚刚从国外比赛回来不久,所以,当听到铁柱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述他们国外的见闻和比赛的情景时,我们一个个都是听的目瞪口呆的。我记得那时铁柱还在抽烟,每当我看到铁柱的那两个粗大的手指夹着一支几乎是“两头看不见”的烟卷时,还总是担心他还没抽几口就会烧到了他的手指。当然,铁柱抽烟每次总是只抽几口便会自己掐灭(有时铁柱也用烟嘴)。

铁柱是山东菏泽东明县人。尽管他从小离家外出,但是,铁柱身上那种真诚、耿直和爱憎分明、眼睛里不容沙子的山东人性格却是十分鲜明的。

说实话,当年的穆铁柱别说在国内、就是在国外,要想在篮下防住穆铁柱都几乎是一件“既不可及,又不可望”的事情。

记得有一次八一队与南方某省队打比赛。对方防守铁柱的中锋大概也就是两米左右。在比赛中,铁柱的篮下进攻得分,每每都如探囊取物一般的屡屡得手。此时,在防守上已经是无计可施的对方中锋,不得不想出了一些歪门邪道。他一会儿绕到铁柱的怀里用脚踩住他的鞋,一会儿又跑到铁柱的身后拽住他的背心,这样一来二去,也是把铁柱惹得勃然大怒。后来,铁柱又一次篮下进攻,他一只手高擎篮球在空中左右虚晃,然后,只见铁柱突然猛力压肘下落,直击正站在他怀中的那个防守中锋头顶。只见那个正在踅摸着踩铁柱脚的“两米小汉子”当即应声坐到了地下。此时,自知犯规的穆铁柱犹如一个得胜回营的大将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自己就走到了场下。

可能我们乌鲁木齐的人,第一次近距离的目睹到穆铁柱的球场风采,还是1982年在乌鲁木齐举行的全军比赛上。那个时候,因为以穆铁柱为首的邢伟宁、郭永林、匡鲁斌、黄云龙和马连保这些国手们的到来,当时首府的大街小巷可以说是到处“言必称篮球、说必是铁柱”。记得当时他们都住在延安路上的新疆军区第三招待所(现在的边疆宾馆)。那些日子,整天泡在那里的我也是几乎是天天和铁柱见面。在那些天里,我不仅是亲眼所见铁柱为了满足招待所的炊事员、驾驶员这些战士们的看球愿望,或是四处找人要票、或是设法带人进场。而且,我也还亲眼所见铁柱对一些有意炒作、吹捧和胡编乱造的媒体记者(包括官员)当面的拒绝、甚至是痛斥。

我一直以为,铁柱之所以至今依然让人怀念与尊敬,还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球场上的呼风唤雨,更在于铁柱为人处世的真实、坦荡和有情有义。可能与现在的这“明星儿”、那“大腕儿”出镜或出台时,都要PS、涂抹和“美图秀秀”一番不同,当年的铁柱无论是上台也好、还是出镜也罢,都是本色真情的自然状态,从来不会做作、也不会扭捏,更不会口是心非。可能恰恰是铁柱这些看似不一定完美的真实和真性情,才正是我们现在依然对他深深怀念和尊敬的重要原因。

朱玉吉先生是我的一个老战友和老哥,也是铁柱当年在塔城额敏县姐姐家讨生活时就认识的老朋友。而且,在老朱几十年对铁柱一家的照顾和帮助中,铁柱的父母一家人都早已经把老朱当成了自己的家人。无论是铁柱在出道前、还是成名后,他们家里的大事小情,都一定是有老朱在忙前忙后的。铁柱在的时候,不管是他到新疆来,还是老朱到北京去,他们哥俩儿都会依然是像当年刚认识的那样,或坐在地摊上喝酒、或挤在炕头上抽烟的形影不离。

这几年来,我也总是在CBA的赛场上遇见被誉为“铁杆球迷”的老朱,而我们之间谈论最多的还是当年、还是穆铁柱。老朱说,铁柱是一个特别有情有义和念旧感恩的人。即便是在铁柱的名声如日中天的时候和他训练比赛任务繁忙的时候,凡是家乡的左邻右舍或老人小孩,上北京看病也好、去北京办事也好,只要是找到铁柱,他一定是不惜动用自己的一切力量和关系,去为乡亲及朋友们跑前跑后的帮忙和出力的。这可能是与现在太多的那些“一阔脸就变,有权耍威风”的人是绝对不可同日而语的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大家直到今天依然对铁柱当年的这份仗义和情义,不仅是历历在目,而且是念念不忘。......。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是同为山东籍的老诗人臧克家最著名的一首诗、也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一首诗。每当我想起了这首诗的第二句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我们的老朋友穆铁柱。因为,铁柱就是这样一个永远都会活在我们心中的那个人......。

又想起了我们的穆铁柱

上图,铁柱及家人与老朋友朱玉吉。

下图,作者与铁柱在1982年乌鲁木齐全军比赛时。

又想起了我们的穆铁柱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