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岳的博客

一切皆有可能···

 
 
 

日志

 
 

凌迟而死三百余年后 袁崇焕家史仍在继续  

2016-09-26 18:42:32|  分类: 历史明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迟而死三百余年后 袁崇焕家史仍在继续


1630年9月22日,抗清名将袁崇焕被以“通虏谋叛、擅主和议、专戮大帅”的罪名凌迟。《石匮书》记载:“刽子手割一块肉,百姓付钱,取之生食。顷间肉已沽清。再开膛出五脏,截寸而沽。百姓买得,和烧酒生吞,血流齿颊”。

袁崇焕纪念园。.jpg

袁崇焕纪念园


袁崇焕是广东人,在其故里东莞石碣袁崇焕故居的袁崇焕雕像基座上,曾刻有一行袁崇焕带兵打仗时的“口头禅”———“掉哪妈!顶硬上!”此前曾被网友奉为“金句”,在微博上疯传。而袁崇焕纪念公园亦有专门的石刻碑文引述其生前的最后一场抗清大战以作说明解释这六字的意义,称袁崇焕将军以一敌十的杀敌勇气,靠的就是全军上下“顶硬上”的韧力与“掉哪妈”的冲劲。但引起媒体关注后,这六字已被凿下,相关部门称将进行历史考究,如果“如果袁崇焕真的说过,会认真对待。”

002.jpg


金庸论文《袁崇焕评传》:“全军上下在他(袁崇焕)的激励下人人热血沸腾,决心死战……‘x他妈!顶硬上!几大就几大!’”金庸还提到“抗战时粤军守上海抗敌,以同样六个字杀敌,赢得江南人民崇敬”。

001.jpg


身后:

      

 部下冒死收殓佘家后代守墓数百年

9800b7de9c82d1581ff9ee17870a19d8bc3e4222.jpg


袁崇焕被处死时,北京百姓争买其肉,下酒生食之,以泄其愤。一佘姓部属冒死收殓尸骨,偷葬自己家中,临终前给子孙留下遗训,嘱咐后人世代为其守墓,佘氏后代一传就是十余代人。袁崇焕祠和墓位于崇文区东北部,东花寺斜街,原广东义园旧址,其庙位于区东南部龙潭公园东湖畔,此前袁崇焕墓被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620beb06gw1esd4iu9ps1j20tz0hc4co.jpg

佘幼芝

佘幼芝,佘家的第17代。她的先祖就是袁崇焕墓旁边的无字墓碑下埋葬的那个无名人,现在被称作“义士”的佘家先祖。对于此后17代佘家人来说,是袁崇焕的忠义精神,支撑他们为其守墓近4个世纪。佘幼芝的深褐色户口本中,职业一栏里直接写上“看坟”。

在作为守墓人的40多年里,佘幼芝没有停止跟破坏袁墓的人“战斗”,包括不时把铅球砸进院子五十九中的学生,一位试图把袁墓铲平为操场的校长。但现在,已经高龄的佘幼芝为自己将成为最后一代守墓人而伤心不已。她唯一的儿子在多年前为守墓奔忙时死于意外。骨灰被她送往广东东莞,置于袁崇焕的衣冠冢旁,以这种方式继续守护。自2002年因修缮袁祠被迫搬出后,佘幼芝至今未能如愿迁回。她郁郁寡欢,说起时情绪激动不住流泪。回想过去隆重的祭拜仪式,卧病在床的佘幼芝会稍微舒缓一些。那时她每次都会准备一块长方形的酱肉,和一只鸡冠必须特别漂亮,头高高昂着的花公鸡。

85b66881800a19d86b7833a334fa828ba61e4622.jpg

袁崇焕墓

“现在我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能把墓园完整恢复,佘家能有后人继续守护下去。不管是我剩下的唯一的女儿,还是其他支的佘家人,必须要目的单纯,不能图别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就把墓交给政府,佘家守墓就在我们手里终止。”


后辈:

黄埔军校教官袁振英:一生钟爱教书不肯做官

袁振英,是中国共产党上海、广州早期组织成员,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8名创始人之一。1894年7月14日,袁振英出生在广东东莞温塘乡。袁姓家族是当地望族,明末民族英雄袁崇焕是其先祖,族人们建有“袁督师祠”,袁氏后人读书可得到这里的津贴。袁振英曾回忆,家祠中有“家有藏书留子读,生唯真理与人争”的对联。

20世纪40年代袁振英夫妇与5个子女拍摄的全家福。南都记者 贺蓓 翻拍.jpg

20世纪40年代袁振英夫妇与5个子女拍摄的全家福。


“祖上几辈人都是教书的。”袁振英女儿袁昌淑回忆,祖父袁居敦中过县学(秀才),多次代人考取举人,自己却不屑进入官场,终身以教私塾为生。袁振英自称遗传了父亲的性格,一生不肯做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奸商市侩,以教书为职志。5岁他在父亲办的私塾学习“八股”。1905年科举被废除,袁居敦到香港谋生。11岁的袁振英先后在香港英皇书院与皇仁书院(全英语高中)读书,其长子袁昌法回忆,“父亲说每次年考班上第一,只有音乐50分,乐理得满分,另一半现场唱他就放弃不考,他正直古板的个性或许是真的。”

res03_attpic_brief.jpg


1921年在广东省立第一中学任校长期间,袁振英在全国首开男女中学同校之先河。1926年11月,在武汉担任黄埔军校政治教官。“白粉黑板的生活本来是非常痛苦的,但我‘甘之如饴’”。除了教书,袁振英别无他求。他以“死生得失不成问题,生唯真理与人争”,一生不肯做官。

据悉,袁振英与拔英、擢英兄弟3人,均为留法学生,都曾任大学教授。建国后,袁振英是广东文史馆馆员。1979年1月18日,袁振英因病去世,终年85岁。


追忆:

女儿袁昌淑


日前,袁昌淑向记者讲述其父袁振英的故事。南都记者 林宏贤 摄.jpg

袁昌淑向记者讲述其父袁振英的故事。南都记者 林宏贤 摄

“父亲最恨打麻将,嫖赌饮吹。”她记忆里,那件陈旧不堪的灰黄“干湿褛”冬大衣,是袁振英唯一收过的回报。他从20世纪30年代抗战前一直穿到1979年去世。“他给别人帮了大忙,一分钱不肯收,人家就放下一张‘大新公司’礼券跑走了,没追上。”

“他一生只爱教书,但有心力无处使。”抗战后,袁振英常常濒于失业潦倒,生活困苦,绝粮时甚至吃过鸡糠。“一直在打战,国民经济都没了,饭都吃不饱,文化机构也不搞了,知识分子都很糟糕。”1918年到新中国成立前半年的30多年,袁振英到过近20所学校和机构教书,最短任教时间仅两个月。“频频辞职也因为他的性格,有点不通人情世故,常得罪人,最怕应酬,最厌恶走关系,所以总受排挤。”

父亲性格太直,不圆滑,不喜欢无谓的应酬,一有时间就是看书写作,手不释卷。袁昌法则觉得父亲青年时代之前的经历,使他的个性难以适应大变动,幸得周恩来开导帮忙,得到心理上有寄托的研究工作,总算安定下来。袁振英自己也说,“数十年来如一大梦,这委实是黄粱好梦了。”


长子袁昌法

遗憾从未能像现时朋友一样,和父母坐下来讨论、说笑,甚至令到他们开怀一笑。“不过反过来说我的性格和他也是相像的,较专心于自己喜爱和需要的事业上,而不会想到与别人交往及感受,这也是我失败的原因之一。”袁昌法新中国成立前在中大电机工程学系毕业,失业到香港,后辗转到美国硅谷开办工厂,现定居美国。


>>点击进入袁振英纪念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