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岳的博客

一切皆有可能···

 
 
 

日志

 
 

宋庆龄的衣着  

2017-01-16 17:16:26|  分类: 中华巾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庆龄的衣着

 

宋庆龄最深入人心的形象应该是她身着旗袍,端庄,高雅,无以名状的美。斯诺曾这样描绘她:"她身穿色调柔和剪裁合体的旗袍,打扮得很是整洁,乌黑发亮的头发往后梳,在脑后挽成一个髻,秀美的脸庞宛如浮雕像。"

宋庆龄的衣着

但她也曾是一个多么喜欢西式服装的姑娘,甚至超过了她对中式服装的喜欢。大学毕业刚到日本时,她在给朋友的信中说起她对欧式着装的喜爱。"来信告诉我所有的事,比如最新服饰、帽子的样子等等。尽管新式的中式服装很具魅力,但我还是准备穿欧式的。"

更早的时候,因为在教会学校念书,后来又留学美国,在她美好又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都是穿着西式服装的,那应该也是她独立选择穿什么衣服的开始。大学毕业后那几年,她更多时候也是穿美丽的西式的裙子,比如1914年与母亲跟姐姐的合影,比如她与孙中山的结婚照片。

宋庆龄的衣着

在教会学校念书时

宋庆龄的衣着

1914年与母亲、姐姐的合影

宋庆龄的衣着

1916年补拍的结婚照

后来,她的衣着慢慢有了一种从张扬到朴素的变化。廖梦醒的女儿曾回忆起孙宋新婚不久时的一件事:"宋庆龄是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年轻女子,习惯于打扮得漂漂亮亮。我外婆生活仅靠娘家接济,穿戴比较朴素,两人在一起反差很大。一次孙中山指着我外婆对宋庆龄说:‘你看巴桑多么朴素,你应该以她为榜样。’宋庆龄温顺地点头微笑。"也许孙中山的话多少影响了她,让她有了改变,也许是做为总理夫人的她开始慢慢有意识地让自己的衣着更低调更端庄,更符合自己的身份。

1917年夏天,孙中山先行去了广州,独自留在上海的她与家人一起拍下那张著名的合影。照片中的她穿着漂亮的裙子,还戴着项链。据刚回国不久的宋美龄那段时间给朋友的信,她在那些日子里还常常为妹妹的穿衣打扮出主意。美龄在信中说:"回到家后我似乎一直在买衣服。你知道的,在大学最后两年里,我对衣服的喜爱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失。所以,听见我的姐姐们说,'噢,我们在某某地方看到一件漂亮的裙子,你一定会喜欢的。'这让我很不舒服,她们乐于打扮我,因为我最小又没有结婚"。可见和普通的女人一样,那时的她也很喜欢和姐姐妹妹聊起对穿着打扮的看法。

宋庆龄的衣着

1917年的全家合影

那段轻松的日子也就持续了一个月,她很快告别了这样的生活,南下广州回到孙中山的身边。而她在全家合影中的打扮在她后来的日子里似乎都不曾再有过。在广州时的每张照片,她都十分朴素,除了1924年年底北上时为了御寒穿得比较华丽。与此同时,也能感觉到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姐妹们,都越来越接受中式服装。她文雅又温婉的气质,其实是很契合中式旗袍的。

宋庆龄的衣着

1921年随军广西

宋庆龄的衣着

1924年在广州

宋庆龄的衣着

1920年前后在上海

孙中山去世后,她开始身着黑衣,从此以后她的生命中仿佛有了再也无法抹去的忧伤。她曾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说,"我有个请求,你能否为我在美国定制些名片,要在最好的店里订货,名片均用黑版。按照中国的传统,在近三年内,我只能用这种名片。"

连名片都要如此注意,何况是着装呢。那几年她在国内穿得那么朴素黯淡,既是出于对孙的哀思,也是觉得这样的打扮更符合孙中山遗孀这一身份吧。1929年奉安大典后,她与姐妹拍下一张合影,华丽的旗袍与孀居的黑服,两者间的对比是如此强烈,也暗示着三姐妹命运与境遇的巨大反差。

宋庆龄的衣着

1925年在上海

宋庆龄的衣着

 1927年在武汉

宋庆龄的衣着

1929年奉安大典后

不过,在这前后的几年里,她曾流亡苏联和欧洲。在国外的日子里,也许是为了入乡随俗,也许是在隐居中反而能没有负担地随性打扮自己,那些日子她穿得非常漂亮与时尚。1931年,她在回国奔母丧时留下照片,可以看出她的衣着打扮真是美。

宋庆龄的衣着

流亡海外时

宋庆龄的衣着

流亡海外时

宋庆龄的衣着

流亡海外时

宋庆龄的衣着

流亡海外时

宋庆龄的衣着

1931年回国奔母丧

1931年回国之后,她开始穿旗袍,她在中国历史上也留下了身着一袭旗袍,美丽又端庄的永恒的形象。她选择的旗袍都朴素又典雅,但即使从照片上也能看出质地精良。有人形容那时的她:"孙中山夫人宋庆龄是我在全世界认识的人中最温柔最高雅的。她身材纤细,穿着洁净的旗袍,善良而且端庄。" 天冷的时候,她喜欢在旗袍外套上一件大衣,这也是当时流行的穿法,但很少有人能穿出她的高雅与端庄。

宋庆龄的衣着

1930年代在上海

宋庆龄的衣着

1940年代在重庆

宋庆龄的衣着

1936年在鲁迅葬礼上

宋庆龄的衣着

1940年前后在香港

宋庆龄的衣着 

抗战期间在重庆,右三为宋庆龄

抗战爆发,国家的苦难深深牵动她的心,她的生活应该也在力求简单,她那时留下的照片中,有些旗袍与大衣出镜率都蛮高,当时她的衣服应该也不多吧。而她对妹妹美龄的评价,更能看出她在那个时期对穿着的态度。例如对于很多人称赞的美龄1943年访美之行,她在给朋友的信中说:"美龄看起来是这样阔绰高贵,举止又是那样的像最时髦的名流……她自己在一次集会上对倾慕她的人说:‘我让美国人看到,中国不全是苦力和洗衣工人!’我想,中国必须为此而感激她……"字里行间让人感受到的,是她对"穿着华丽举止阔绰"的深深讽剌之意。

有外国记者记下了她更直接的不满。"孙夫人很少谈起政治和对她那些亲戚们的看法,即使谈起来也是采用一种旁敲侧击的委婉方式。比如她有时会眯起眼睛,略带讽刺地提到她那位妹夫,她拉长声音发出'委员长'这个单词。我记得有一天晚上,她在拍死了一只脚踩上的蚊子之后笑着说:'你看,我没有穿长袜,这是违反新生活运动规定的。但我买不起长袜,我也不会象我妹妹——那位女皇——那样到美国去买尼龙袜。'"这其中也许有目睹者的夸张,也许有 姐妹之间的恩怨,也许有她对国民政府的不满,但也表达出了她当时对衣着打扮的一种态度。

1949年10月的开国大典上,她身着一袭旗袍走上了天安门城楼。但没过多久,旗袍就不适合再穿了,她的衣着也渐渐和周围人没什么区别。对于服饰不得不经历的变迁,她的内心是有深切遗憾的。1951年10月,她曾在给王安娜的信中说起一次活动:"有很多德国代表在场,一些年轻的妇女都穿着拖地的长裙。我们这儿的警卫员都认为她们很浪费,浪费了不少上等丝绸和布料。我竭力向他们解释说,时尚和服饰在人们的生活中是很重要的。有一天,我国妇女也会脱下现在的制服,穿上更为女性化的服装。"从这封信中,可以读出她内心对当时流行的列宁装的态度,以及女性服装的期待。

宋庆龄的衣着

1949年10月1日走上天安门城楼

宋庆龄的衣着

1950年代

宋庆龄的衣着

1950年代

在大多数场合,她也穿上了列宁装。感觉她的改变并不是委屈自己,而是一种要与环境融洽相处的努力,让穿着符合自己的身份,一如她年轻时某些时间段在衣着上的选择与改变。但她在出访其他国家时还是穿着旗袍,那代表着她的审美与一种坚持。旗袍也确实让她更为优雅,有人回忆她:"每当出现在公众场合特别是代表国家出访时,宋庆龄的举止和服饰都是无可挑剔的,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

宋庆龄的衣着

1950年代出访时

宋庆龄的衣着

1950年代出访时

然后就是文革,在那些日子里,她应该在衣着上更加低调了吧。不仅仅是不再穿着与使用过去留下的一些衣饰,她还和当时的很多普通人一样,烧掉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很多东西。文革结束后,她在给朋友的信中说:"我的手提包,鞋子和衣料都没有了。文化大革命迫使我们毁掉了所有的东西,我把它们都送进火炉了。"

文革结束后,她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在着装上的低调。即使有亲戚朋友送她质地精良的好看的衣服,她也不会再穿了。1978年她在给牛恩美的信中说:"我不能穿你母亲和恩德送我的漂亮蕾丝和尼龙衬衫,所以不得不送给我监护的人了(隋永清),以后请别再送我任何的东西了。现在我能穿的料子很少,而且在我这个位置上,我不能穿任何考究的衣服。我相信你懂的。"

但是不管在什么样的日子,她对衣着都保持着独特的见解与审美。1975年,她给邓广殷的信中曾说起过她对衣服颜色和料子的偏好:"我喜欢蓝色、白色或是浅紫色的泡泡纱。你和你的朋友们14号来喝茶的时候,我穿的是淡蓝色的上衣。请告诉李夫人其实我喜欢烟灰、棕色或粟色,当然深紫色或紫色也喜欢。我还非常喜欢卡欣穿的栗棕色的料子——但是不喜欢那天晚上那两个老太太穿的花上衣。我喜欢花,但必须是跟料子一个颜色的。像我这样的老太太适合简单的东西。"

除了衣服,多年来,她的母亲和姐妹应该都送了她不少首饰。比如宋蔼龄1947年在给她的一封信中就列举了随信送她的东西:"今天托王给你带去几件真紫水晶石,包括:一副耳环、三个扣子、一个戒指,另外还有一件漂亮的黑色外套,四块羊毛的衣料和一个黑包。"但是孙中山去世后她就几乎不曾佩戴过什么首饰,1980年她在给邓广殷的信中提到自己不方便戴首饰,"我希望阿夏没有忘记带去我给你的钢笔和一对中式金耳环,那是我母亲给我的,我从来没有戴过,因为我的工作不允许我戴首饰。耳环是送给勤勤做纪念的。"

据她晚年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她一直非常朴素,在她北京故居的生平展览馆里,也能看到她留下的用26块碎布拼成的背心,用旧毛线织成的护腿。

宋庆龄的衣着

从左至右:旧毛线织的护腿,用得几乎破掉的手帕,碎布做的背心

她晚年唯一一次正式提出着装上的要求是在1980年,据廖梦醒的女儿回忆,1980年廖梦醒访日,她写信给廖:"送上150元给你自己买些东西和给我买一件黑色的和服……要有一条腰带。以前孙博士就有一条腰带用来邦她黑灰色的和服,可是它和所有我珍藏的东西一样都失去了……我那件和服一定要长及足踝,太长的话可以改短,但不要短的。"她对那件和服的向往,有浓浓的怀旧情绪在其中。也许是想起了年轻时在日本的时光,那里有她的青春年华,有她与孙新婚燕尔的动人时光。

可能是不放心,她后来又写了一封信给廖梦醒:"请要求妇联让你把那一百五十元换成外币为我买和服。我以前从未要求过外汇。你无需害怕提出要求,因为这是为我,而不是为别人做的。"她还特意在"为我"两个字下面画了横杠表示强调。可惜即使找到邓颖超,廖梦醒也没能换到足够的外币。她们每个人出国的零用钱是4000日元,而一件和服当时需要6万日元。廖梦醒没有买到她想要的和服,只是将日本朋友送的一件短和服转送给了她。但这件和服并不是她想要的那种款式,她把和服退了回去,并在信中说:"我对和服的事当然很失望,不过我能理解那种情况。日本人也处于通货膨胀之中,我又拿不出外币去买"。信写得很委婉,但也能读出她内心的悲凉。她唯一一次提出穿着上的要求,一个对于她所处的地位来说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心愿,可惜没能实现。

(豆瓣一刻)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