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岳的博客

一切皆有可能···

 
 
 

日志

 
 

使晏殊和欧阳修反目成仇的一首诗  

2017-03-06 12:19:40|  分类: 人文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使晏殊和欧阳修反目成仇的一首诗

——晏殊请欧阳修喝酒,欧阳修作诗一首,二人从此反目成仇


       晏殊是北宋初年间的举国闻名的神童,他七岁时候就会写文章,名闻遐迩。十四岁的晏殊成了八品京官,小小年纪就成了万众艳羡的公务员,从此一路青云直上。

       在仁宗朝,晏殊很快跃升至执政高官。他性格虽然“则峻简率”,却并没有影响到仕途坦荡。他三十五岁自翰林学士礼部侍郎迁枢密副使(枢密院副长官,枢密院与中书省共同负责军国政事),四十一岁为三司使(官名,宋以铁盐、度支、户部为三司,长官三司使,为最高财政长官,号称“计相”)全面负责全国钱谷财粮;四十二岁为参知政事(副相),五十岁加检校太尉枢密使,五十二岁自枢密使加同平章事(宰相),五十三岁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并兼枢密使,成为一代名相。

晏殊请欧阳修喝酒,欧阳修作诗一首,二人从此反目成仇

          晏殊一生虽然没有寇准、范仲淹等人那样的显著政绩,但却在文化教育和荐拔人才等方面做了许多贡献。他兴办学校,汲引贤能之士,如范仲淹、富弼、欧阳修等都出自门下,王安石也受过其奖掖。晏殊庭前悬一联:“门前桃李重欧苏,堂上葭莩推富范”(苏、即苏颂,欧、欧阳修,富、富弼,范、范仲淹。)。 晏殊爱才,所从游者多文学之士。

       庆历年间,西夏李元昊与宋廷于西北鏊兵,宋军屡尝败绩。一日天降大雪,欧阳修等人前往拜谒晏殊。晏殊见漫天的飞雪,酒兴大发,置酒西园招待这些人共饮。欧阳修见国事如此,晏殊却仍有雅兴饮酒,作诗讥讽道:

       主人与国同休戚,不唯喜悦得丰登。

       须怜铁甲彻骨寒,四十余万屯边兵。

       晏殊如何会看不出欧阳修诗中之意,心下不爽、只是不好当面发作。欧阳修作诗嘲讽不过是典型的谏官心态(职业病),感激论天下事而奋不顾身;晏殊在非常时期饮酒乃是执政心态,好整以暇是为了不损国家事体。(晏殊此举,与当年寇准于澶州城上饮酒类似)

晏殊请欧阳修喝酒,欧阳修作诗一首,二人从此反目成仇

       其实,晏殊并非对国计民生漠不关心,宋廷与西夏交恶之初,身任三司使,掌握财政重权的晏殊积极建言献策——请罢内臣监兵,不以阵图授诸将,使得应敌为攻守;及募弓箭手教之,以备战斗。又请出宫中长物助边费...(《宋史·晏殊传》)

       文人相轻,古来如此。说起来,欧阳修与晏殊二人大有渊源。欧阳修是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进士,那一年恰好是晏殊知贡举,严格讲来,欧阳修是晏殊的门生。欧阳修一度对晏殊的提携之恩十分感激,曾有“出门馆不为不旧,受恩知不为不深”之句。

       欧阳修生的耳白于面、唇不著齿,晏殊偶尔会嘲讽欧阳修长的太过随便。

       一天,晏殊与友人在谈天说地间,忽然指了挂在壁间的唐人韩愈画像道:此貌与欧阳修十分相似,也不知欧阳修是不是韩愈的后身?不过晏某人看重的是他的文章,并不是欧阳修的为人!

晏殊请欧阳修喝酒,欧阳修作诗一首,二人从此反目成仇

       无独有偶的是,欧阳修每与人提及晏殊,同样也会不屑的神情道:晏公作品,最好的是小词,诗次于词,文更次于诗。而为人又次于他的文章多矣!

       欧阳修这样说,是因为他心下认为写词乃是小道,不是什么正经事情。似乎不值得炫耀。其实,欧阳修的一些词与晏殊的词风相近(在词坛,二人并称‘晏欧’),多是一些风花雪月,惆怅伤怀的句子。王灼在《漫鸡碧志》中言:“晏元献公,欧阳文忠公,风流蕴藉,一时莫及,而温润秀洁,亦无其匹。”

       晏殊与欧阳修的词作艺术成就难分轩轾,冯煦更是认为晏殊为北宋倚声家之祖。欧阳修这样讲晏殊有失厚道,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晏殊与欧阳修交恶,却无意中得罪了另外一人——欧阳修的好基友蔡襄。时任谏官的蔡襄立即上表章弹劾晏殊,说他明明知道刘宸妃是皇帝生母,却偏偏在为宸妃写的墓志中只字不提(“宸妃生圣躬为天下主,而殊尝被诏志宸妃墓,没而不言”)。蔡襄不但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攻击晏殊以权谋私,“役官兵治僦舍以规利”(野史记载,“因欧公此诗,明日蔡襄遂言其事,晏坐此罢相”。史家将晏殊罢相的原因说成是欧阳修的一首诗,不过是为尊者讳而已。刘太后在世时,对于仁宗生母为刘宸妃的事情没有人胆敢揭盖子,蔡襄这样说,明显是欲加之罪)。

晏殊请欧阳修喝酒,欧阳修作诗一首,二人从此反目成仇

       仁宗就坡下驴,将晏殊逐出朝堂,令他出知颍州。人过中年的晏殊黯然离京,先知颍州,再徙陈州、又徙许州,六十岁时再知永兴军(陕西西安),在晚年时从终点又回到起点,徙河南府,兼西京留守。

       对于晏殊的贬谪,史家替他鸣不平道:“然殊以章献太后方临朝,故志不敢斥言;而所役兵,乃辅臣例宣借者,时以谓非殊罪。”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